凛昭_

RUSH(上)

RUSH
  #赛车手设米英#

#借梗电影《极速风流》#

————————————————————————

您好。我叫亚瑟·柯克兰,是一名赛车手。我出名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我的车技,另一个则是我和他的恩怨。您看见了吗?没错,就是那个美国佬——阿尔弗雷德·F·琼斯。

                                          [ONE]
  "嘿,那家伙是谁?就是那个……呃……开着法拉利的英国佬。"赛车手阿尔弗雷德·F·琼斯朝他的助手使了个眼色,平时迷人的蓝眼睛里发出锐利的光芒。他现在心里真的挺不爽的,这儿本来没有人能够赢过他,今天却被这个英国佬给抢了第一名的宝座。看着不断涌向那粗眉毛的粉丝和记者,他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打了一枪似的,只想把胸口的子弹抠下来给摁到那英国佬的脑门儿上去。阿尔弗雷德不喜欢输,粉丝,奖杯,记者——那本该是属于他的。

  "第一名那家伙?"小助手放下手中的活儿,思忖了片刻,"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叫亚瑟·柯克兰,最近才冒出来的新秀。虽说是新秀,但其实年纪也不小了,似乎比你还大上一两岁。我早就叫你提防他了,可你就是不听。"小助手皱皱眉,脸上的雀斑似乎都要被挤到一块儿去。

  "嘿布莱克,这可不能怪我!你知道,我那个时候正在忙着……"阿尔弗雷德有点不悦,用手揉乱沾满汗水的金发,辩解道。

  "忙着吐嘛!我知道。"布莱克把头一昂,学着电视上男主播的播音腔,说道,"阿尔弗雷德·F·琼斯有两个特点,一个是一上赛场就发疯,另一个是一开动赛车就不怕死。"

  "伙计们!都过来聚聚,见识一下咱们的新王牌赛车手亚瑟·柯克兰!喂比尔,愣着干什么?开啤酒!对!啤酒!给本大爷开五十瓶!动作快点儿!"阿尔弗雷德正准备像平时一样和刚表演完绘声绘色的播音腔的布莱克一起来个美式击掌,却被不远处的一阵喊声所打断。喊话的那个人有着一头怪异的银发,斜靠在那辆冠军赛车旁边,右手搂着那辆赛车的主人——那个英国粗眉毛。

  "他妈的,基尔伯特。"阿尔弗雷德暗骂一声,那个德国佬基尔伯特是个平常和他还算合得来的赛车手。他俩在赛车场上彼此交锋,下了赛场则是一起去酒吧喝到神志不清夜晚一起窝在毛毯子里打游戏的好兄弟。瞧瞧,现在连自己的好兄弟都和那个亚瑟混在了一块儿!

  阿尔弗雷德的大脑自动忽略了亚瑟和基尔伯特同队的事实,他已经受够了,此时此刻他不再感觉到自己被打了一枪,倒希望自己手中有一把枪,两颗子弹,一颗赏给亚瑟·柯克兰,另一颗则去慰问基尔伯特的德国脑袋。

  他无视掉准备阻止他的布莱克,大步走向不远处的基尔伯特和亚瑟。此时的亚瑟正在推脱基尔伯特强行要塞给他的啤酒,解释道今天自己还要练车,不能喝太多酒。

  练个鬼的车。

  阿尔弗雷德走过去,一把抢过基尔伯特手中的那瓶酒,一口气给咕咚完后把酒瓶子塞给亚瑟·柯克兰,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他才是真的要他妈的练车。

"那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美国佬,一个实力强到变态的赛车手。一上赛场就发疯,一开动赛车就不要命。这不,你今天不是才看见他在比赛开始的时候吐吗,他每回都这样,说这样可以让他进入状态。这家伙,爱赛车到死。"基尔伯特拿过亚瑟手中的酒瓶,对一脸大白天见了鬼了的亚瑟解释道。

  "谢谢提醒,不过没关系。"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离去的背影,"我会把他揍的片甲不留。"



                                          [Two]   

  盛夏。

  这是一个连蝉声都要融化在空气里的一天。高温是人类热情最可怕的杀手。三十多度的高温可以轻易放倒一个平时精力充沛的小伙子,使他变成一个窝在空调房里睡觉的老头。只不过这条黄金定律并不适用于所有人,比如说——金发蓝眸的美国赛车手。

  阿尔弗雷德此时此刻刚刚进行完他的日常热身运动——说是热身,其实也只不过是大吐了一场而已。他在比赛前必须吐一场的毛病已经有很久了,而阿尔弗雷德把它理解为他对赛车的爱使然。他在吐完后总会精神十分爽快,阿尔弗雷德曾经对布莱克说,只要他继续保持这种怪癖,兴奋剂可以离他就像天堂到地狱那么远。

  可阿尔弗雷德今天却没有那么自信了。因为亚瑟·柯克兰,那个抢了他冠军的英国佬,正斜靠在他那辆法拉利上,一脸的胸有成竹云淡风轻——就站在他身边。阿尔弗雷德不爽。阿尔弗雷德十分不爽。他死死地盯着英国赛车手,目光灼灼,仿佛要把亚瑟烧出一个洞来。

  亚瑟·柯克兰,赛车新秀,优雅的英国人,注意到美国小伙子的目光已经有很久了。他其实早就认识阿尔弗雷德,虽然那时的阿尔弗雷德还不认识他。

  亚瑟回忆起另一个夏天。灼热,干燥。他是一个站在观众台上遥远的看客,而阿尔弗雷德是初出茅庐的新秀。阿尔弗雷德的赛车划出一个野性的大弧,唰的在弯道超过了那时的赛车场霸主安东尼奥,以胜利者的姿态拥抱了终点线。

  他看见阿尔弗雷德从赛车上跳下来,扑进了比他矮整整一个头的布莱克的怀里,汗水从他的脸上低落,滑落在他永远都不会扣上最上一颗扣子的胸口,花落在他的锁骨。阿尔弗雷德放声大笑着,浑身散发出的光辉仿佛能照亮整个宇宙。亚瑟听见他大喊他妈的我成功了!布莱克起着哄,像rapper似的带有节奏感的喊着阿尔弗雷德的名字。人群把他们的英雄高高抛起,扑哧——这是基尔伯特又开了一瓶啤酒。

  他妈的真吵。亚瑟勾起了嘴角,虽然可能他自己都并未发现。他看着人群中的阿尔弗雷德,想到了英国夏天迟来的黑夜,黑夜里的酒吧,以及酒吧里最烈的苦艾酒。

  "各位请准备!"亚瑟听见裁判的喊声,喧闹的赛道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赛车手们钻入赛车,观众的欢呼声又如高浪般掀起。

  "嘿,琼斯。"亚瑟喊道,声音因为隔着头盔而有点模糊。

  "现在还有话说,英国佬?"阿尔弗雷德回过头,嘴角扬起一个看不见的自由不羁的笑容,"希望你不是在做失败前努力挽回面子的宣言。"





——————————————
亚瑟表面:他妈的真吵。
亚瑟内心:他妈的真辣。

求个小红心小蓝手,谢谢♡

评论(1)

热度(15)